手機客戶端官方QQ群:62539905

支付產業網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點擊這里可以發送分享哦!

支付產業網 首頁 資訊 查看內容

花樣年金融敗局:剝離網貸、注銷私募、雙乾支付屢次被罰

2019-11-4 07:45 | 來自: 中國經營報 石健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捷軟世紀反洗錢

  深圳市花樣年潤智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潤智基金”)從2013年成立起,便從未按照規定期限公示年度報告,因此被市場監管部門四次列入經營異常名錄之中。今年9月6日,潤智基金因連續3年未履行義務,兩度被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根據天眼查平臺顯示,潤智基金的實控方為深圳市花樣年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花樣年基金”),而花樣年基金為花樣年集團(中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花樣年集團”)金融板塊旗下公司。

  從2012年開始,花樣年集團宣布進行金融業務布局,同年花樣年基金成立。歷時6年發展,花樣年集團在金融服務領域的布局包括財富管理、融資租賃、小額貸款、P2P、私募基金、商業保理等領域。花樣年金融下設有花樣年金融控股(香港)有限公司、前海花樣年金融服務有限公司、合盈融資租賃公司、合和年小額貸款公司等。但是,《中國經營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金融板塊多項業務發展不盡如人意。與此同時,從去年開始,花樣年開始謀求與銀行、信托等傳統金融領域的合作。

  花樣年金融近年來到底運行如何?接下來將如何發展?對此,《中國經營報》與花樣年集團取得聯系,截至發稿前,并未收到對方回復。不過,在采訪花樣年基金時,對方表示,該板塊業務目前已經轉型。

  私募基金“轉型+注銷”

  輕資產,一度是花樣年集團轉型的方向,而轉型的推動載體則是布局金融板塊。彼時,花樣年集團董事長潘軍稱,集團金融業務正在華北、華東、華南、西南四大區域戰略布局,力求以非銀行金融服務業務帶動中國創新金融的全面發展。

  2013年,深圳市合和年投資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合和年投資”)成立。根據合和年投資官網介紹,合和年在線是花樣年集團傾力打造的互聯網金融P2P信貸平臺。2015年,合和年在線更名為錢生花。根據錢生花官網,目前平臺累計交易金額為133億元,已經停止發放新標。

  記者查詢天眼查平臺發現,錢生花在2018年接連發生股權變更。2018年5月,合和年投資的全資控股股東由深圳市前海花樣年金融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花樣年金融”)變更為花樣年集團旗下公司深圳市前海譽熹商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前海譽熹”)。2018年12月,合和年投資的投資人已經變更為深圳市深洋船舶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洋船舶”)和深圳東辰鑫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辰鑫科技”),出資比例分別為90%和10%。值得注意的是,深洋船舶和東辰鑫科技的實繳資金均為0元。對此,上海立新律師事務所律師陳功告訴記者,實繳資本為0,意味著公司已經是一家空殼公司。

  進入今年,錢生花更是問題不斷。今年6月,錢生花僅與江蘇全曄房地產營銷策劃有限公司就向法院遞交了13次申請執行,涉及執行款近600萬元。尚未執行的逾期借款與錢生花官網所言的“0逾期”相悖。與此同時,合和年投資重慶分公司、武昌分公司、成都分公司均被當地監管部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對于花樣年集團對錢生花的一系列操作,是否有剝離的打算,錢生花平臺、深洋船舶和東辰鑫科技的電話均處于無人接聽狀態。

  此外,2012年,花樣年集團還對私募基金進行了布局。彼時,深圳市花樣年地產集團有限公司和花樣年集團聯合出資成立了花樣年基金。根據天眼查平臺顯示,幾經股權變更之后,目前由花樣年集團全資控股。記者注意到,花樣年基金此前投資的新疆同之年股權投資合伙企業已處于注銷狀態。而其旗下另一家公司潤智基金則被監管部門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今年9月6日,潤智基金更因為連續3年未履行義務,兩度被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

  對于花樣年基金未來發展出路及旗下公司存在的問題,記者與花樣年基金取得聯系,對方表示,“目前已經不再做金融相關的業務,正在轉做房地產相關產業。”

  除了花樣年基金之外,花樣年集團還直接全資控股了深圳前海嘉年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前海嘉年基金”)。調查中,記者注意到花樣年集團2016年8月發布的一則公告,由附屬公司深圳市幸福萬象投資合伙企業(以下簡稱“幸福萬象”)和前海嘉年基金組成的“花樣年物業聯合體”,整體收購萬達商業旗下萬達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交易總價約20億元。同年,前海嘉年基金還投資了深圳前海嘉年在田投資咨詢有限公司、深圳前海嘉年云領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深圳前海嘉年利天投資咨詢有限公司。目前,上述三家私募基金公司均已經注銷。

  融租、支付業務低迷

  根據官網介紹,自2013年6月開始,花樣年集團分別在深圳前海、上海自貿區、成都成立了三家融資租賃公司。值得注意的是,成都合盈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成都合盈融租”)自2017年4月開始一直被監管部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之中,直至今年4月才被移除。而在上海成立的上海合盈國際融資租賃有限公司,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則查無此公司。

  記者注意到,同年拿到融資租賃牌照的花樣年金融,此前投資過花樣年旗下不少公司,例如合和年投資等。但截至目前,花樣年金融實際控制的公司僅三家,分別為深圳市中安信保險經紀有限公司、深圳市合保盈商業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合保盈商業保理”)和珠海花樣合富投資管理合伙企業(以下簡稱“合富投資”)。其中,花樣年金融作為合保盈商業保理的全資控股方,實繳資金僅為注冊資本的50%。而合富投資的注冊資本則為0元。

  原本花樣年金融是一家具有融資租賃業務屬性的公司,但是目前保險、保理和資管三個屬性的公司均由花樣年金融實控。對于如此歸類管理公司的原因,《中國經營報》記者多次與花樣年金融取得聯系,截至發稿前,未收到對方回復。

  記者梳理花樣年旗下的金融公司發現, 2013年4月,由潘軍作為直接實控人的深圳市彩付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彩付寶”)開業。根據官網介紹,該公司同樣為互聯網金融理財平臺。但是天眼查平臺顯示,彩付寶投資的南寧市易派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蘇州雙乾企業征信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市彩馳汽車租賃有限公司均被當地監管部門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中。

  此外,彩付寶的孫公司雙乾網絡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雙乾支付”)于今年6月遭到中國人民銀行南京分行發布行政處罰,因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人民銀行法》《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相關規定,被責令立即整治,并被沒收違法所得人民幣84952.22元,處以78萬元罰款。此外,中國人民銀行南京分行還對公司相關責任人給予警告,處以5萬元罰款。

  而此次處罰,并非雙乾支付首次被罰。去年4月,中國人民銀行南京分行發布行政處罰信息公示表,雙乾支付因“違反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相關規定,分別被處罰款4萬元。

  謀求傳統金融合作?

  根據花樣年集團年報顯示,花樣年2018年負債總額749.92億元,同比增加近50%;收入139.86億元,同比增加43%。在收入上漲的同時,凈利潤卻出現了下滑。財報顯示花樣年凈利潤11.68億元,同比下降17.2%;歸屬普通股東的利潤為7.28億元,同比下降36.9%。而截至2019年6月30日,花樣年合同銷售金額約為131.69億元,同比增長16.5%;營收約85.77億元,同比增長65.1%;凈利潤約為2.44億元,同比增長35.6%;歸屬股東凈利則繼續下滑,為1.02億元,同比減少0.73%。凈利潤的不斷下滑顯示出花樣年集團“缺錢”的趨勢。另外,根據標普全球評級宣布,將花樣年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花樣年集團)的展望從穩定調整為負面,同時確認這家開發商“B”的長期主體信用評級,將展望調整為負面是因為標普預計,未來12個月花樣年集團的杠桿將繼續高企,再融資風險將進一步增加。

  對于金融板塊的定位,花樣年集團官網給出這樣的定義,通過持續的資源整合與模式創新,以戰略投資、合作等方式穩步擴張金融業務,并與集團其他業務板形成深度協同。那么,原本為了解壓重資產而拓展的輕資產型金融板塊,是否推動了花樣年集團發展?作為房地產企業,發展金融業務應該注意哪些問題?規避哪些風險?

  對于房地產企業是否能夠通過金融領域延展輕資產規模,武漢科技大學教授董登新認為,房地產做金融行業本身存在很大的風險,“因為房地產產業屬于資金密集型產業,總是差錢的。如果做金融的話,很容易形成一個局面,就是房地產把金融作為一個‘抽水機’,尤其是網貸、私募業,專門為其房地產籌資開發產品,就會形成風險擴散傳播,同時在風控上的難度把握是很大的”。

  董登新認為,房地產拓展金融板塊,最值得擔憂的就是沒有很好地實現業務員隔離,“如果金融變相成為企業的籌資工具,沒有實現資產、業務隔離,則會放大金融風險,無法實現房地產主業和金融副業相互兼顧”。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月,花樣年基金還向一家股份制銀行的地方分行出質了900數額的股權。2018年6月,上述股份銀行與花樣年集團在北京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合作規模達到150億元。據悉,該銀行將為花樣年及其控股公司提供綜合金融服務和支持,尤其是在互聯網金融以及境內外債權融資、股權融資、資本市場業務及境內外共同投資方面加大合作力度。此外,根據花樣年集團公布的信息顯示,去年花樣年從一家信托公司獲得100億元融資。這是否意味著花樣年集團再度尋求同銀行業及傳統金融業的合作?那么,布局6年的金融板塊將何去何從?本報將持續予以關注。

評論 0 | 關注 0 |  0 |  收藏  | 23364

最新評論

斗地主残局专家1至120